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3 月 14 日 07:57 PM

真的就是一線之隔

人都需要幫助,但處在人海中,我覺得異常憤怒,我很想消失,狠狠把自己揉成粉碎,什麼都沒有,聽著人說著自己境遇,自己如何撐過來,我就反胃噁心,你又不是我,你怎麼可以覺得你可以我就可以呢?你怎麼知道我就是不想要,我就是不屑自己的生命價值,我已經受夠所有正面鼓勵話語,一點屁用都沒,不如給我閉嘴,我求人次數很少,只求大家不要講屁話,因為沒有用,我只是更加憤怒,如果不會問問題,就安靜,不要自以為了解,其實,就直接問我感覺想法就好,哪來那麼多屁話,我一生當了大家的傾聽者,不能不帶批判地好好聽我說嗎?但這些憤怒我只能壓在心中,因為我不想傷害大家的感覺,可我自己已經受傷好久了。這些我一定不會跟我朋友家人說,因為何必呢?他們不懂,那是二度傷害,他們懂了,我覺得很羞愧。因為羞愧,所以不值得,我不配於人,那種感覺真的讓我渺小到在生活中尋覓各種向死的機遇。後來發現,生死真的一線之隔。搭火車,過馬路,在家裡,走天橋,海邊游泳,站在懸崖邊,登山進行中,書桌前,浴室浴室裡,但每次思緒流轉,腦中異常冷靜,因為不希望現實因素殘留的遺毒影響我的家人,所以一直都沒有執行,還有,我怕痛。但我已經比年輕時還可以忍耐,所以,勇氣是可以累積的。不要跟我說什麼有勇氣死怎麼沒勇氣面對,我若知道何需痛苦多年,不要說幹話。就是活著找不到意義,才會有各般自殺現況 。如果活著本沒意義,那生死又有什麼差別呢?如果活著真有意義,怎麼神設下一堆障礙讓人尋覓,他有想過,追尋過程中,可能就死了嗎?重點不是死得如何,而是活得如何,而活得如何取決自己,但連一個自己都找不到的人,不是瞎子摸象嗎?卡繆說,真正嚴肅的哲學議題只有一個:就是自殺。至少我是如此認同。

1383

刪除2022 年 03 月 14 日 08:58 PM

很沈重我也想消失,但責任不容許我這麼做,拖著很累的心在過日子。

原作者2022 年 03 月 15 日 06:36 AM

責任總會到頭的,但痛苦卻無邊。

こゆき2022 年 03 月 15 日 04:31 PM

生活不會因為你哭泣而變得溫柔,而會因為你的努力而變得風情萬種。 我看過一個諮商師大概說是:憂鬱症就是和自己過不去,什麼事情都覺得是自己的問題。不停的循環到最後把自己逼死! 在這裡我覺得你表達自己的感覺非常棒! 死是威脅上天嗎?為什麼我活的如此狼狽!你到底要我受苦到何時!我做錯什麼了?我的人生變成這樣? 對了,矛頭指向我自己了!我有錯嗎?為什麼要讓我遇見這麼噁心我的人,甩都甩不掉,像是關在籠子裡,沒有自由的人生,要這樣過一輩子嗎?這種比死還難受的感覺。我要去死嗎?以死相逼是和老天逼。 對了,一輩子,把還沒有發生最壞的故事想在一輩子裡面。 古人曰:天降大任與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脛骨,惡其體膚。 人生把我逼到快瘋掉,我沒有瘋。 很多事情於自己無關, 我們是如此平凡,我的確無法承受這樣噁心低級的壓力,但是此時,全力面對就好。 人生有好多風景 留學是一道充滿好奇心臟跳躍美麗的風景 結婚是一道好像大家都在玩家家酒遊戲風景 離婚又是一種想解脫的風景 打官司又是一個沒有接觸過原來律師法官是這樣。 在無助失落時候不小心移情痛苦了又可以學習到人生感情不用太認真,可以學習演戲自導自演入戲幾分看心情,挺好玩的。 好像每一次的經歷都是一個有趣,或者傷心的回憶! 我們要努力,超越命運的考驗!來創作美好的回憶! 開心會讓人聰明 什麼事情開心,就做什麼囉!滿足自己,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