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02 月 14 日 3:25 PM

情緒勒索

我和A 是很好的朋友,前一陣過生日,所以還一起出去玩,說了很多內心話,變得更親近了,她也像我表達很感動,安排這些行程,以及跟她談以前不太敢說的內心話。 但我畢業專題也是跟她一組,她是組長做事很認真,也因為是組長所以常要比較嚴肅一點,其他人的進度都會有嚴格管控,但我跟她因為是朋友(我自己想的),所以她好像就沒有想其他人一樣嚴格,不過我自己知道我負責的工作常常有延遲落後狀況,雖然我也是有努力去做,但還是很常不能達到進度,可是我也沒有提出來,感覺因為我自己能力不足而才不能讓作品更好,也許是自尊心的問題才一直不說,才導致現在工作壓的我喘不過氣,但身為組長的她一直沒有責備我,這樣算是我用朋友的名義再無形勒索她嗎?

2725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15 日 11:06 PM

妳現在的狀況比較像是自卑和逃避,「勒索」比較像是:如果妳不跟我同一組或不幫我做什麼,我就不陪妳去過生日...諸如此類。 工作要有客觀和可量化的績效指標,如果妳們因為私人情誼沒有明訂,妳不妨幫她個忙,請她跟妳訂,這樣妳們雙方都會有明確的行為準則可以依循,而不是到最後彼此拖累,所謂「親兄弟明算賬」,學習公私分明也是邁入社會必要的生存技巧喔。

原發問者2020 年 02 月 16 日 1:53 PM

謝謝心理師的建議!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29 日 11:26 PM

現在狀況比較好了嗎?歡迎再上來回報近況。

原發問者2020 年 03 月 24 日 3:37 AM

目前有稍微好一點,當初因為自己對工作要求過高,也覺得對方一定會認為我做的不夠好,而單方面的一直猜想給自己帶來壓力,反倒變成工作效率很差,後來就跟那位朋友坦承壓力問題,就有稍微改變模式,謝謝心理師還關心我們提問者的後續狀況:)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3 月 24 日 4:01 AM

謝謝原發問者的回饋與分享,我們常用讀心術揣測別人的想法,經過現實核對之後,才發現別人看待我們並不像我們對待自己那樣嚴格。 要把這樣的成功經驗記在心裡,沿用在往後的人際互動關係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