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1 年 10 月 04 日 12:34 PM

關於憂鬱症

因緣際會來到這個地方,算是想找個樹洞吧? 我有憂鬱症,但不是很嚴重,應該說算是比較有理智去壓負面情緒。也有跟母親坦白這件事,雖然她難以置信沒有責怪,但更多的是她自責自己。雖然跟她坦白不是為了聽這些,因為壓力真的大到不行,覺得再不找人說話宣洩,好像就要失去理智…… 我一直都再讓自己處於快樂的狀態,為的是不希望負面情緒壓過自己理智。曾經也去過診所諮詢跟药物治療,但或許是我的狀況不嚴重,對於吃药物真的很排斥,甚至曾經出現過幻聽要我自殺,後來自主停藥才沒有出現幻聽的情形。 隨著年紀漸長,我也到了適婚年齡。男方對我很好,也曾想過如果平穩到結婚的話很不錯。但由於從小父親給予的精神暴力,我也很排斥真的結婚的這件事,甚至跟男友說過「不結婚也沒關係,感情好就好,結婚太麻煩了,兩家子的事,不結婚就不需要為對方的家人去負責什麼。」會這麼說除了家庭因素,更多的是因為自己本身就不招長輩待見,我不是一個愛笑愛說話的人,更不懂得阿諛奉承,嘴巴甜很難。個性上,我也不太喜歡做這類的事,所以自己的親戚那邊也從來沒說過我什麼。 但自打20年年末至21年今年開始,面對結婚的事情,感覺自己憂鬱症或焦慮症一直浮現。10/10就要結婚了,但我一點也不開心……每當只要提到結婚或是相關事情,好像開心都是別人的事。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真的笑過或是真正宣洩情緒。 男方的父母干涉很多事情,讓我覺得自己不被尊重。所有的事情自己彷彿是個局外人,被人操縱的傀儡一樣。男方的父母又是那種觀念死板,提出意見也不會受理的獨裁家長。幾次見面下來,我自覺沒有做到不禮貌的地方,但換來的還是不待見。既然覺得我不好,大可不必答應結婚的事情,我也會果斷跟男友分手。但是要嫌又要趕著逼婚的那種感覺,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 而我這個男友他很好,不菸不酒也沒有什麼朋友,應該說不是那種會為了兄弟朋友跟女方爭執的人(例如遊戲或出門愛面子不給跟什麼的)大部分的時間幾乎都是跟我在一起居多,可能我才是那個嫌他黏的人。 但是好歸好,對於做人處事、遇事反應能力,這些真的很差。 也不是說要他為了我,然後跟父母吵架當不孝子什麼的,而是他不管什麼事永遠都不會舉一反三。 記得有次他跟我說,他父母又再說我怎麼樣又怎麼樣,既然他有聽到為什麼不當下反應詢問?而我得到的答案確實「我要想一下怎麼說才比較好」……其實我瞬間氣炸了。 我的親戚也曾在我面前提過男友的事,只要我覺得有點冒犯了,就是會回嘴表達自己的意思。畢竟相處是我在相處,他們什麼都不知道,憑甚麼可以用自主觀感去評論一個人? 而我也跟男友說,既然你有聽到,你應該當下先制止你父母繼續用對我未知的情況,用主觀意識去給我貼標籤。你應該回覆你會再去詢問轉達,但希望他們也不要再什麼都未知的情況去評論一個人。 我都能立即反應想到的事情,為什麼他就不可以? 每次只要提到他父母,他自己也有不滿,但不論是否他真的有反抗,我聽到的答案永遠都是「表達意見了,但會不會聽是其次」「不是不說,而是說了沒用」「獨裁的家庭要有什麼自主意識自由?」 我真的很討厭聽到他給予這樣的回覆……我一直再想,假設將來他父母又沒來由的開始對我冷嘲熱諷貼標籤,他是要反抗維護我?還是繼續安靜當個父母應聲蟲? 甚至連搬出去住的骨氣都沒有,他到底拿什麼給我保證? 越靠近結婚的日子,我就越想要逃離……可我已被支配,母親為了我也花費不少,但我真的滿腦子想得都是是不是死了就不用面對煩心的事?是不是逃離台北、逃離台灣,以後當個不孝子好了?畢竟也沒人尊重我的心情?甚至要我硬著頭皮也要面對這個事實。 我好想馬上丟出離婚協議書……

1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