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1 年 06 月 28 日 11:17 PM

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

這段時間因為疫情影響,工作沒了穩定,母親一直希望能有自己的房子,北部的太貴,所以選定了往外縣市發展,我自己本身也有想實現的夢想,但礙於家中獨生,所以重擔的希望就這樣落到我身上,我也想著:好吧,她也是怕未來的我生活上不穩定⋯吧! 但這現今的社會環境⋯有些事情又談何容易⋯但對母親而言就是我的不夠努力,她們以前都可以這樣省出來,為何我不行,而我現在做不好都是她不會教、她太笨之類的,說她為我鋪的道路我不要,也不願照她所說的話去做就是不對,不然就是表示自己不如趕快死了算了的情緒勒索⋯起初還會想與她辯駁幾句,但隨著時間推移,我也逐漸無能為力⋯ 但仍舊硬著頭皮準備去做,順便藉此機會想著有些人表示原本與家庭關係不好,但分開生活之後開始改善了狀態,我也藉著想買房一事順利的讓母親同意我可能會搬出去的事情,但我自己或許也是有病⋯在預訂好新租處時退縮了,想到工作還沒有新的開始就又得花上一筆錢用在租房上、以及母親身體其實很不好,若我離開家裡,到確定可以購屋前她若有什麼意外該怎麼辦? 因此我退怯、我害怕,這時母親的態度也開始改變,她依然覺得我就是不聽從她安排才這樣、依然是覺得自己不足夠才導致我這樣,甚至從言語中讓我感覺到她根本沒認同過我自己選擇的每件事情包含我自己的興趣夢想、更強烈的情緒勒索再度襲來,真的覺得快喘不過氣⋯ 半夜獨自大哭也無法入睡,總是拖到早上才開始有所睡意,該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完全無法集中,厭惡自己、煩惱度日、無法感受到任何正面快樂的情緒、甚至不否認也有要是自己不存在的話是不是就好了的想法⋯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 是有病,礙於想到

2472

桃樂斯2021 年 06 月 29 日 11:35 AM

感覺你已經好努力了,是不是可以多為自己想想呀?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1 年 06 月 29 日 03:12 PM

這位朋友,你好 情緒勒索常帶來罪惡感,讓人感覺自己做了什麼傷害到別人。在其他關係,我們可以選擇逃掉。然而發生在親子關係卻是很難避開。情緒勒索的帶來的罪惡感也會威力加倍,一想到就充滿罪惡感,害怕做自己想在而父母不贊同的事。因為華人文化仍是講求孝順的價值觀(教育部還有成立孝道教育資源中心)。 當心中很相信不能讓父母不開心、不能讓父母失望。這些就像真理一樣,不能打破時,現況能改變的空間就變的很小。但如果曾到國外生活一段時間,或是聽過別人分享國外的情形,就有機會認知到這個特殊的文化對我們自己的影響,可能被孝順的價值觀綁住了,後續調適的空間才會出來。 罪惡感是非常強烈的感受,自行調適難度很大,建議尋求諮商處理這份強烈的感覺,當不會被罪惡感綁住,心思會比較清晰看清現況,也容易想到處理方式。另外,建議先可以從youtube找一些國外人談臺灣孝順文化的影片看看,先從認知層面上給自己撐出思考空間。先鬆動想法,再來處理或接納情緒的困難會少一些。 祝福你,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