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默2020 年 01 月 14 日 2:17 PM

失望。

放寒假回到北部的第一次回診。 我真的對主治很失望。 我覺得這人跟我以前認識的完全不同。 妳知道我上上禮拜企圖自殺。 那妳知道我前幾天OD直到現在才清醒嗎? 我開始不敢去信任妳了。 說是醫生,可妳和他人有何不同呢? 中華醫大、家,我哪都不想待。 到哪都被監視著。 我有想過為什麼學校會這麼做。 怕危險、怕我出事。 學校讓我在那讀書他們要承擔一定的風險。 所以在宿舍舍監會特別留意我的行蹤。 在課堂各科老師會特別注意我有沒有缺席。 我努力像其他人、「普通人」一樣了。 我努力過了,妳看到了什麼。 還是說,我能把我實際的性狀表現出來。 妳才會知道。 我真的有在努力。 我有在為了支持我讀這間學校的人努力著。 我能直接割腕嗎。 我能不用在控制不住自己時逼迫自己冷靜。 我能不用為了「人際關係」去接觸人群嗎。 想瘋的時候就瘋,不計後果。 像朋友一樣,需要叫警察、叫救護車。 被綁在病床上約束著? 我能把妳今天的話解讀成 我能好好溝通,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 我像個普通人,學校就不會特別關注我。 我別再偏執下去,把一切都怪在他人身上。 這不就沒事了嗎。 是不是也能解讀成。 我沒病就好了。 這一切都我的錯,全都我的錯這樣能嗎。 我憋著不說,現在這樣是我自己造成的。 我要對自己負責,未來我自己得承擔的。 假使真的是這樣。 我想我還是別看醫生了。 醫療資源嘛。 還有今天這樣的對話讓我覺得我更嚴重了。 - 哦,補充個。 看完診後,心情不是普通的差。 一個人去了河濱公園。 遇到了變態。 差點被侵犯。 並且和他待在同個空間一個多小時。 這是我的錯,我沒保護好自己。 沒注意周遭的人。 孤身一人行動。 我的錯,我反省。 我這麼說沒錯吧。 沈醫師。

1761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1 月 24 日 12:23 PM

可以找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邱智強醫師,他應該會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