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1 年 06 月 12 日 09:56 PM

喜歡上我的諮商師

我知道心理學所說的移情,但不是所有深層的感情都是因為移情才開始的嗎?我諮商是為了讓自己成長,在這樣的關係下我認為不是醫病關係,那為什麼這樣仍然不能當朋友? 我想和我的心理師當朋友是因為自己也很喜歡談論分析自己的內心,我也想聽別人分享而不是只有單方面的輸出,而且我認為心理師是少數我認為有同理心和智慧去對談的人。 心理師這個角色太有魅力,每個星期都有一個人可以這麼認真的傾聽,他感覺很瞭解你,好像很關心你,可以談論很深層的事情,真的很難情感抽離,我又不是神。 我在上星期結案了,是學校諮商中心的外聘心理師,所以因為疫情也提早結束了在學校的諮商服務,但我很後悔最後沒有把這些想法說出來,我沒有那麼勇敢,我把一切當作若無其事,我沒有好好的結束諮商關係,我覺得很痛苦,那是我最後一次與這個人有互動,我卻沒有都沒做... 我想要與我的諮商師一起探討這個感覺,因為好像只有得到他的回應才能真正解決我心中的很複雜的感覺,但基於心理師倫理好像又再增添更多的麻煩,我不知道怎麼辦....

1.3 k19

こゆき2021 年 06 月 13 日 04:25 AM

諮商老師的確很有著方面的魅力,不過這是他們的工作啊!關心病人,了解病人,讓病人信任他,無條件的支持。 他們對每個病人都這樣!

原發問者2021 年 06 月 13 日 07:43 AM

我不是病人,也沒有生病,不是每個去諮商的人都是因為生病而找上心理師的。

こゆき2021 年 06 月 13 日 07:53 AM

不好意思,應該是說諮商都很關心個案,不是病人!像香港有一部電影(無間道)就是諮商發展成情侶或者朋友。 厲害的諮商有時後因為某些動作或者情緒而看穿你的一切而對你做出回應,怎麼會有這麼了解自己的人,真的好有魅力!

こゆき2021 年 06 月 13 日 08:01 AM

忘記那部電影了,說錯了!

原發問者2021 年 06 月 13 日 08:07 AM

所以不覺得會有這樣的情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嗎?如果是一段好的諮商關係,我覺得是必然的結果。我不想因為有這樣的情緒而被指責。 而我也因為最後沒有說出這種感覺而感到懊悔與痛苦,因為我知道其實我的心理師是有能力能夠一起解決的,畢竟誰說也比不過與當事者談,但在現在的階段,我也不想去打擾心理師的生活,畢竟我們已經結束了。但我每天依然要面對不管是分離或是愛戀的痛苦。明明當下就能解決的事情,對嗎

こゆき2021 年 06 月 13 日 08:16 AM

我覺得,以諮商他們的工作類型來說和個案發展成戀人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但是諮商也是人啊,也許他也有一點點喜歡您呢!但是工作就是工作。他們的工作當中應該也會遇到幾個這樣的個案。 愛上一個人沒有錯,放下一個人需要花點時間。像諮商說的那樣,首先您自己要承認這樣的感情是不可能的,不然會剪不斷理還亂。需要時間吧!

2021 年 06 月 13 日 11:17 AM

所以我都找女生聊 可是她以前說過諮商關係不可以用在外面的關係上 會被傷害

匿名2021 年 06 月 13 日 03:03 PM

這種狀況真的很難避免~這是心理治療必定讓案主失望的其中一部份

原發問者2021 年 06 月 13 日 03:16 PM

我倒是不覺得諮商關係是讓人失望的,從過程中更知道怎麼向自己提問、整理心中的感覺,就算是結束諮商後的痛苦,也提醒了似乎我從來沒有好好面對結束一段關係...不管是離別還是親友的逝去或是分手 ⋯⋯ 但是這不代表你要對這段關係感到失望,對嗎

こゆき2021 年 06 月 13 日 03:23 PM

我很期待諮商師自己來解答哈! 說實話,我個人覺得,看過一些諮商文章,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孩,當委屈,無助,傷心,生氣,各種情緒出現的時候,這個小孩也就出現,當被諮商回應到,認同,理解到什麼的,很容易發生移情,愛上對方。 愛上一瞬間,放下需要一段時間。

梨々花2021 年 06 月 14 日 01:34 AM

我覺得你那時候沒辦法「好好結束諮商關係」 除了因為 其實你根本不想跟Ta 結束、分開,所以這個結束 並不全然是自願的 甚至是無奈的 外, 你也有意識到 如果你表明了你的戀慕,你也無法得到你真正想要的答案 所以其實 最後何もできなかった 無法好好的結束,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可是 情感上也是痛苦的) 我相信 你跟這位心理師的關係,會是讓你記得很久的 就算未來 詳細談的內容遺忘、Ta的聲音、表情 遺忘,你還是會記得 當時的你的感覺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1 年 06 月 14 日 07:12 AM

你好 諮商關係真的是非常特殊的關係,在裡面多數時間是一個人大量的談論自己,另一個人大量的傾談,從專業的角度很全然的把專注力放在說的人身上。在諮商室外極少能夠找到這樣的人,願意做這樣的事情,而這也正是諮商可貴的地方。 在裡面當然很自然的會有真實的感受的交流,畢竟若覺得心理師都不懂自己,這樣的諮商怎麼還有辦法繼續工作下去。 正因為需要在諮商中維持純粹的專業傾談,不用個人的價值觀給予建議,因此多數心理師會希望透過有限制的諮商時間的架構,維持專業工作的效能。另外心理師也會透過督導或是尋求個人諮商,整理自己在諮商工作中是否出現會影響諮商的個人因素。 因諮商學派不同,有些學派會留意,甚至主動提出來討論諮商關係中是否有其他的情感成分存在,例如:心理分析學派、或是人際歷程。有些取取向則不會運用移情來工作。但無論如何,相信大部分心理師都是有能力以及有意願,與來談者討論這份超越諮商關係的情感的。 既然你是追求成長的,如果能有機會向該心理師坦露自己的感受,處理這一份從諮商關係產生的情感,相信對你的成長很有助益。當然,比較談論自己的問題,要去揭露對心理師的感覺(無論是好感還是負向感受),是更具風險的行動。然而,源於諮商的感覺,能夠回到諮商去討論,會更好。 既然你是學生,只要你還沒畢業、該心理師還會繼續在校服務,是會有機會重新預約再工作的。或許,你也可以考慮,與該心理師轉換為付費的關係繼續維持你們的工作。就我的了解,許多學校外聘心理師多數在社區的心理諮商所會有提供諮商服務。 祝福你

こゆき2021 年 06 月 21 日 03:35 PM

移情會對個人或社會構成問題,便會視之為病理問題。 譬如當我們認識新朋友時,很可能會單憑他的外表、舉止和聲音很像曾背叛自己的朋友,而認定他是不可信的,又或者對擁有共同童年回憶的人過分順從。這些現象說明了人類傾向把從前的情感延伸至新的關係當中。當移情會對個人或社會構成問題,便會視之為病理(pathological)問題。例如是連環殺手把對某人無法釋放的憤怒,遷移到另一個相似的人身上。70年代的著名殺手Ted Bundy便是例子之一,他專門殺害擁有深色頭髮的女士,這有機會與以前曾拋棄他的前女友有關。 另外,在接受精神分析時,許多人也會把對他人(通常是很重要的人)的情感投射到治療師身上。它可以是負向移情,包括對治療師感到憎恨,反應出防衛的行為;可以是正向移情,即對治療師產生依賴與仰慕。因此移情是能幫助治療的工具,也是治療過程中最大的阻礙。反移情 (countertransference) 便是指治療師與病患之間的情感角力。治療師需要調節情緒,發掘這些感覺會否與患者潛意識的期望或恐懼等情感有關,洞察這些對治療有利的細節。 正因為心理治療要以關係為中心所進行,移情成為了治療的關鍵,它可以為患者形成動力,讓他們繼續接受治療。而且,移情是無法避免的現象,它對任何人來說也是以往關係的重現,因此我們可以學習利用它來追溯自己情感的來源,加深對自己的認識。

涵涵2021 年 06 月 25 日 01:03 AM

我也是苦主⋯結案一個多月了,昨天整晚都夢到和以前的心理師,在外面一般生活情境中約會⋯⋯⋯⋯⋯⋯⋯⋯

2021 年 06 月 25 日 12:30 PM

我是只要遇到類似的人就會想到大學時期的心理師然後產生恐懼

梨々花2021 年 06 月 25 日 03:48 PM

涵涵對於整晚夢到對方,感覺是什麼呢? 感覺米在大學時期的諮商經驗 很不好,讓你現在仍然感到恐懼

涵涵2021 年 06 月 25 日 04:01 PM

夢裡很開心但醒來有些失落XD上班的空閒還會不時想到以前諮商的時光,有點想念她QQ

こゆき2021 年 06 月 28 日 07:22 AM

這樣變成沒有好好的結束,好像又作繭自縛了! 諮商師發現移本來就很容易看穿,很棒的諮商師應該會去回應,幫助案主解決方法。 畢竟,在諮商中移請是很常見的現象! 起了我之前的男友,我覺得對他有移請效應,這種感覺像媽媽的感覺,讓我非常的依戀,最後因為異國戀愛遭反對,整整5、6年想起都會流淚🥲!

2021 年 07 月 04 日 01:58 PM

大一被迫要跟男生心理師諮商 ,每次都非常不想找他 ,結果現在只要遇到男生都會直接聯想到他 覺得非常靠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