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1 年 06 月 09 日 07:02 PM

該放下但就是做不到

被分手快要一個月了,為了不讓別人擔心,人前要假裝我好了一切都沒事,但我知道我不好我也不想好。就算被封鎖一切,還是會獨自在深夜用假帳號去看他的臉書公開發文或是回覆別人的留言內容,看著他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只能反問自己為什麼做不到,他真的有這麼冷血無情嗎,即使下載各種交友軟體努力尋找新朋友,但當他們開始減少對話的時候只會更加空虛,到底該怎麼辦每天失眠睡眠不足真的好累…

3874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1 年 06 月 10 日 10:03 AM

這位朋友 很多矛盾的感覺,很難受。但允許接受自己現在的感覺、現在的矛盾。因為這都是自己能好起來的過程。 我曾聽過一個精神科醫師說,他覺得失戀的議題很好處理,好處理的前提是這個人真的承認感情結束了,不想再挽留了。然而,承認並接受感情真的結束了正是最困難的地方。 面對一個重大的失落,我們會經歷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最後才能真正接受這件事,多數的人也經歷過。所以目前還沒辦法放心,是在提醒自己還沒走過前面的階段,自己還在否認、還在忿恨不平、還想懇求對方,或是處在很深的沮喪裡。 所以,這位朋友,就讓你身旁的朋友能夠陪陪真正的你吧。把自己真實的悲傷藏起來,有時候反而容易把朋友推遠了,也會讓自己陷入到更孤單、沒有人懂自己的處境。

原作者2021 年 06 月 12 日 05:28 PM

謝謝您的回覆,接受這個事實真的很難也很累,但要自在的釋出自己最軟弱的一面也很難,尤其是對最親近的人不論是朋友或是家人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1 年 06 月 15 日 04:24 AM

你好 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要接受事實和對「信任」的親友敞開,都是不容易的事情,這兩件事時常在諮商中就是兩個諮商目標了。 但臨床的經驗或是研究上告訴我們,朋友的陪伴與支持對處在低潮和困境的人,是有幫助的。或許你與親友的關係已經變成一種模式了,或許你需要維持某種形象才可以,有許多可能的原因讓你做這樣的選擇。 因此,我會比較鼓勵像這樣狀況的朋友找諮商,在與一個與你生活沒有連結的人談論自己,較不會受到生活角色的限制,或許能讓放下這件事進行的更順利一點。 若現實上安排諮商有困難,我分享一個特別的台灣的碩士研究,用看電影療癒情緒,該研究發現有六部電影有幫助的:《愛在黎明破曉時》、《愛情合作社》、《托斯卡尼豔陽下》、《大老婆俱樂部》、《玫瑰戰爭》、《斷背山》(出處:碩論《電影對失戀大學生之情緒療癒效用分析》)。 或許不一定要依照上面的清單或是方法做。失戀不一定需要諮商才能變好(諮商只是其中一種方式),如果在生活中能夠找到讓自己找回重心、失去的感覺往往會慢慢的、慢慢的淡掉。

原作者2021 年 06 月 19 日 07:22 AM

謝謝您,我其實是即將畢業的研究生,所以當我得沈浸在撰寫論文的時間裏,就不會那麼在意分手的傷心感,雖然還是需要時間來淡忘一切,但至少沒有那麼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