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5 月 23 日 09:41 AM

這裡有對於解離有了解跟研究的人嗎

我從有記憶以來精神狀況就瘋狂的走下坡,從一開始憂鬱症、重鬱症合併焦慮症、到去年躁鬱症。 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至少表面上可以,長達十幾年的精神問題我已經能夠習慣了,憂鬱症的時候學會如何跟正常人一樣不要造成別人困擾、可以正常和朋友打屁聊天,身邊的人只要我不講也不會察覺我有憂鬱症,即使我講了他們也只會不可置信覺得我不像。 當然即使這樣也免不了私底下被負面情緒佔據,這一切一直持續到我某次極大的情緒崩潰,那瞬間我以為迎接我的會是死亡,卻沒有想到是空虛。 什麼都感受不到的空虛,那之後我幾乎沒有了情緒反應,感覺胸腔像是被開了一個大洞,甚至像黑洞,什麼都感受不到也填不滿。 一開始我覺得這對我來說不是太糟糕的事情,畢竟我可以省下很多難過的情緒,但我並沒有好轉,我還是感受的到痛苦,而我後來也發現情緒並沒有真的消失,而是徹底的被壓抑在心裡,無法爆發出來我也無法排解,變成當我痛苦的時候哭不出來,只會胸悶喘不過氣,壓力大到腦袋像是又內而外的被擠壓產生巨痛。 最大的改變大概是我因為一堆炸裂的事情轉成躁鬱症後,相比憂鬱症本身的壓抑,躁期能讓我抒發掉一些積累的東西,雖然依然沒有情緒,但可以依靠行為或其他方式能讓我排解情緒。 只是躁鬱症當然也帶來了不同的問題,憂鬱症的我有嚴重的失眠,躁鬱症之後在躁期的我活力充沛,就跟大多數躁期患者一樣,不會睏倦,覺得睡覺浪費時間,有很多事情想做,這樣的結果導致我大概半年以上沒有好好睡過覺,平均每天的睡眠落在3小時左右。 精神可以,但身體是無法支撐的,我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很疲憊,坐個車都會打瞌睡,但我就是睡不了,又不願意浪費時間在睡眠上,最後我的身體好像習慣了這樣糟糕習慣,我變得再怎麼累都無法入眠,反覆心悸、驚醒、惡夢,最終疲憊的醒來已經無法再入眠時大概也只睡了3、4個小時,這樣的過程持續了很長的時間。 每天都精神恍惚的我開始出現了一些新的症狀,我的記憶力變得極差,忘記自己上一秒的想法、上一秒要做的事情、原本的打算,最後我甚至連刷牙、洗衣服、吃飯這些日常小事都必須先記下來提醒我自己要去做,偶爾有一點的幻覺,但發生的頻率非常低,另外我變得無法組織語言、同時變得對於他人的語言無法很好的消化對他人的回應也變得無法很好的給予回應。 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我開始會在一個人的時候用各式各樣不同語氣的聲音,無法控制的自言自語,每個聲音都不同情緒不同語調但都無法控制的從我嘴巴冒出來,像是在對話也像是在吵架,而我被這個情況搞到抓狂,我知道我身體裡面沒有別人沒有別的人格我反覆的跟自己確認。 最終在朋友的勸說下我回醫院拿藥,從能好好睡覺開始,當然我經歷了很長的調適,但醫院只開給我控制躁鬱症的藥物,現在變成我只有在情緒不穩/受到挫折/沒睡好……等情況下才會出現自言自語的情況,其實我也大概推敲出,只要我的自我感變得薄弱就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原本我以為這樣沒事,但有人打醒我,一般人是不會因為沒睡好就產生這樣的情況的。 從跟朋友閒聊中,他表示這可能是解離,但不像是思覺失調型的解離,而是更偏向多重人格型解離只是還沒那麼嚴重。 有聽從建議回去跟醫生討論這個情況,可是醫生表示這個狀況藥物幫助不大,可能要從諮商著手,現在因為疫情關係很難諮商,不過我還是想先問問有沒有人有好的建議。 另外在躁鬱症跟能夠好好睡覺穩定精神之後,我的情緒變得比以前更冷漠了,對於大多數的事情我都無感,變得異常冷血,也不像從前那麼替他人著想,我還是會在人群中因為好笑的事情而笑,因為說到傷感的事情而哭,但我的內心始終是一片死寂,那些悲喜不是假的不是演的,卻好像無法傳達到我的心裡,我無論做什麼內心都是一片死寂,甚至大多數時間我流淚的時候我內心空蕩到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哭,我哭了我的身體難過了,可是我內心卻空洞的什麼都感受不到。 我跟人相處的時候能感受到那個人對我而言的重要性,實質存在於我的身邊,但我關上門回到一個人的時候對那些人的所有想法都會消失,我記得那個人知道那個人是誰,但沒有情緒,甚至他們消失了離開我了死了我都毫無所謂,但如果他們用任何形式打破我獨處的狀態(無論訊息、電話、見面)我都會瞬間回到本來跟這個人相處的狀態,甚至覺得我在乎他們,他們離開我會不捨。 我在學校跟諮商師談話的時候我很常說出無所謂沒關係不在乎,我是真心的那樣想,他總是很詫異,後來從他口中我才認知到一般人如果面對這些事情都會有極大的心理壓力或是產生情緒,我卻總是無感無所謂沒感覺不在乎,雖然我覺得我可能只是麻木了。 主要疑問: 1.我想知道我無法感受情緒跟這種情形是怎樣的情況?我的情緒狀態出路什麼問題嗎?有可以參考的資料或是這個狀況有一個稱呼或是症候群可以供我去搜尋嗎? 2.這樣是解離嗎?該怎麼做才好?

1.3 k18

Candy2021 年 05 月 24 日 12:05 PM

你描寫的好傳神、好有畫面,這些自我覺察清楚到簡直是教科書寫出來的!我沒有辦法回答你的問題,但謝謝你寫出了很多我的感受,這些是我寫不出來的。

原作者2021 年 05 月 24 日 12:26 PM

謝謝你,長期與病情相處且無人能幫助我的情況下慢慢練就了自我覺察的能力,只可惜依然無法解決我的問題,也謝謝你願意回覆我,讓我感覺不那麼孤單。

聊聊心理師2021 年 05 月 25 日 06:22 AM

我看了您的描述,覺得您那些負向的自我狀態,描述的很清楚,可是,自己到底對人,對事件,對環境,對未來,抱持怎樣的觀點,又為何抱持這樣的觀點,可以再深入自己的內心問問自己。 原則上我不會過度關注在外顯症狀和感覺上(並不是說他不重要哦),因為那是負向狀態的種種展現,就像有人在難過時會會割腕、會傷人、會罵人,會有種種不同的行為展現。 如果過分關注,又可能會造成自己更多恐懼與不明所以。人的潛意識層本就是包羅萬有。而內心微小的細節變化,都可能造就外在展現的差異。 如果您已經知道了自己這些狀況,可以接受諮商,因有些好的信念若沒有長成,或是您不選擇(無法選擇)這些好的信念,那您可能就依照舊有信念運作。探詢自己的信念、深深的覺知、了解其他價值、重新選擇。 真誠的祝福您,走出自己想要的方式。加油~ 我是聊聊心理治療所心理師玉珊若有需要可以找我會談。

原作者2021 年 05 月 25 日 07:02 AM

有耳聞你們的治療所,只是目前應該無法負擔你們的諮商價格。 現階段還是學生。 謝謝建議,其實這些問題我都想過,只是因為感受不到任何東西,失去大部分的想法,我大多到最後只能感受到無力感,還有對於自己存在本身的質疑與空洞感。

Candy2021 年 05 月 25 日 07:04 AM

學校輔導室的諮商服務是含在學費裡的,好奇你使用的情況如何?

原作者2021 年 05 月 25 日 07:25 AM

我不太適合諮商體系,但偶爾還是會去,只是現在疫情學校無法諮商

Candy2021 年 05 月 25 日 07:29 AM

好奇為什麼不適合諮商體系?因為學校輔導老師沒有辦法協助解決你的問題?

原作者2021 年 05 月 25 日 07:49 AM

我其實試過非常多次的諮商,甚至可以說是長期的諮商,也換過很多諮商師,以前甚至對諮商體系產生過強烈的敵意,也對諮商這件事感到無力。 因為我能夠自我頗析,諮商師能幫助我的大多數都是我看不見的盲區,而很多時候的諮商大多是我單方面的在陳述跟分析,而大部分事情也不用等到別人告訴我,我自己就會在分析的時候先注意到而去修正這些事情,所以通常我只能分析而無法解決的事情,大部分得到的回應都是「這我也無能為力。」 說真的,我聽這句話聽到怕了,不管看醫生也好、諮商也罷,任何一句話都比不過「無能為力」對我擁有更大的殺傷力。 扣除心理,長期的精神問題也讓我的身體出了不少毛病,我寧可被宣判一個有期限的壽命,也不要這樣看不見終點的痛苦卻聽著別人告訴我無能為力,而我只能選擇接受。

Candy2021 年 05 月 25 日 08:59 AM

我原本寫了一大段想回覆你,但後來想想寫在這裡(別人的場子)不妥當,就刪了😂 我覺得既然我們現階段沒錢,就靠自己吧!加油呦💪🏻💪🏻💪🏻️

原作者2021 年 05 月 25 日 09:15 AM

其實沒關係,我不介意,想到什麼都可以說,沒關係的。 你也加油。

聊聊心理師2021 年 05 月 26 日 04:06 AM

您好,有聽到您所描述的。因為費用關係無法諮商沒關係,這邊提供幾個方向, 因為您的自省能力很好,建議您可以嘗試客觀觀察自己想法的力量這塊。每個想法(信念)都有他的力量,如果所持特定的想法或是(已認同)已深陷其中,想法就會發揮影響力。即便是無力感,也有那時對於世界所持的信念。 無力的想法會使人越來越無力,自卑的想法會連帶有自卑感受。 您認為您是什麼就會加深您所是。 舉例:若認為自己沒自信,是您有非常多的肯定(形容詞),在您沒自信這件事上(名詞),去自我肯定。 另外,人體會自己擁有選擇權,是走出問題的力量。 因為您無力感多,也會削弱選擇權、選擇意願,所以若您有狀況好時,請好好的用選擇權,做些"自發性想做"、能善待自我、撫慰自我的事,細細品嚐這過程,不問意義(問了意義會陷入無意義疑問中,意義是體驗的,非追尋提問的)。 另外,還有奧修的喜悅這本書籍可以閱讀,裡面有許多新觀點也許會適合您。 真誠的祝福您 在自我統合的路上走的順遂、平安喜樂。

原作者2021 年 05 月 26 日 10:40 AM

好的,等我脫離鬱期我會試試看的。

匿名2021 年 05 月 29 日 04:26 PM

前一陣子的我也歷經著跟你完全一樣的狀況,我甚至佩服你可以完整清晰的描述出來,我是透過自身感受去網路上關鍵字搜尋和透過諮商師告知才知道自己處於解離狀態,後續還去做了解離評估量表,解離的狀況我當下是不知道怎麼發生,也不知道怎麼脫離的,以現在情緒比較穩定的情況下去回想,可能是當天發生了什麼令自己有成就感或者開心的事,也才終於感受到冬天的一絲寒意,脫離當下後我一開始是充滿喜悅的,後續又被更濃厚的悲傷感籠罩,但隨著諮商+自己持續尋找和閱讀合適心理相關書籍+以照顧好自己為優先+找到身邊的支持(特別是後三者),我的情緒也相對穩定,解離的狀況也比較少發生,供你參考,也祝福你

原作者2021 年 05 月 29 日 07:46 PM

謝謝你,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持續好轉。 我一開始其實只知道自己不對勁了,但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才認知到這是解離,我沒有你說的那麼厲害。 我會努力的,希望疫情快點結束,或是有什麼轉機,我現在很需要回去諮商。

匿名Z2021 年 09 月 15 日 07:21 AM

因為解離突然頻繁發作而下載了這個app,看到您的文字非常感同身受。我也是對自己的察覺分析能力很好,但即使看得清也無法把自己帶出困境,於是向外求援,結果諮商師最後也只能回覆「無能為力」,感覺一切都回到了原點,好像自己就只能這樣失能下去了。 甚至曾經碰到諮商師因認為我的解析太清楚,而懷疑我是假裝、編寫劇本後來講述的,即使相信諮商是有用的,卻也沒有更多心力去嘗試,再去體驗一次自己努力表達後,被認為是妄想、想太多,沒有解決的辦法了。 目前還沒有找到什麼有效的方式,只是希望您要好好的,願我們都能有多一分的好運。

原作者2021 年 09 月 15 日 07:40 AM

嗨,我其實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去適應這一切,現在依然無法很適應XDD 很湊巧,我當初也是跟你同樣的原因才下載這個app的。 看到一個跟自己很像的人有種不孤單的感覺,剛還產生了,如果能跟這個人當朋友就好了的想法,哈哈。 我也是被回無能為力,但我其實很討厭也很害怕這句話,就像是被宣判死刑一般,可能比死刑還難受,因為我感覺這一切讓我覺得生不如死。 不光是諮商,我問醫生有沒有能停止解離的方法,也是被告知,無能為力、沒有辦法,藥物幫助不大。 那陣子我真的感覺自己要瘋了,而且也因為失去自我結果被分手XDD目前我嘗試最有用的咒語是「穩定自我感」 有機會的話,希望可以跟你聊聊。

匿名Z2021 年 09 月 15 日 09:37 AM

哈哈,我懂,畢竟一般親友再怎麼願意傾聽陪伴,無法理解的事情還是難以理解。很高興能這麼迅速的得到您的回應,我想我們已經開始對話了 :D 我自己不喜歡收到那句話的原因,有部份是因為當時的諮商師會回饋我我說過的話、我知道的事,再加上一點不信任的感覺,就讓我覺得既被浪費了時間又得不到一點幫助,但因為對方是新手(學校資源)也帶著善意,也不能說什麼。 另外是出現幻覺、記憶斷層其實滿可怕的,我自己面對都沒關係,但問題日在社會上活動,當這件事情影響到他人會讓我很焦慮,在這樣的狀況下被回應「沒辦法」好像就真的什麼辦法也沒有了。 得知您被分手感到遺憾,但也很高興您找到了咒語。我前陣子自我肯定的感覺也不賴,只是最近一陷入低潮就什麼也沒用了。偶爾還是會忍不住想,若有什麼可以瞬間都解決的話就好了呢。

原作者2021 年 09 月 16 日 08:34 AM

哈哈,結果我沒收到通知,還以為被已讀不回了XDD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畢竟我也親身經歷過,也因為這部分跟其他諸多原因,導致我很難跟諮商體系的任何人建立關係 我之前也很害怕,害怕不知道上一秒在做什麼的自己,不知道自己上一秒在談論什麼的自己,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某處的自己,我幾乎無時無刻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或是在哪裡說了什麼,我忘記了自己的個性,忘記自己的喜好,我忘記所有的一切讓我開始迴避社交生活,只用最低限度的狀態去維持生活。我那半年的記憶,就像被塗白了,我什麼也想不起來,只記得永遠活在恐懼、惡夢、虛實之間。 這當然也包括現實中出現的幻覺,讓我更加無法分辨這一切(雖然我幻覺的症狀非常輕微)但即使沒有幻覺我也仍然不知道自己活在哪天哪個時間星期幾。 在惡夢跟現實的交界一切都變得混淆,我不知道是夢是現實是真的還是假的,有時還會突然回溯變成更以前的我,我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擺在各種錯誤時空的旅行者。 我也很害怕朋友們受不了我而離開,我不想被當成瘋子,這一切我不想發生卻又無能為力的感覺真的很差勁,平常無法消除的恐懼也因此變得更加恐慌。 分手的事情也過很久了XDDD雖然當初因為這件事加重了我的解離,但也讓我花更少的時間在前任上難過,感覺那一陣子的時間都像是被沖走了一樣,大概是我分手最不痛苦的一任吧哈哈,不用介意啦。 解離與恢復,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我知道會感到很挫折,我至今仍然很挫折,最近也因為這件事徹底崩潰大哭過,我朋友的話有讓我振作,希望也能幫到你:) 如果沒有幫到你的話,至少我想告訴你,這裡有一個和你一樣的人陪著你。 他告訴我「他當初解離的時候也是這樣,但是會慢慢變好的,只要你沒有放棄自己,他自己就是一個康復的例子」 「不用相信任何人,只要相信時間會給你答案。」 另外一個比較殘忍的做法,叫做,就適應它吧。 只要習慣了,這一切就會變成稀鬆平常了,我一開始很痛苦,但這句話的確讓我鼓起勇氣往前走,而在我走了一陣子之後,我真的慢慢的解離狀態在變好,雖然現在還沒完全控制住,但我至少已經能像現在這樣在這裡打字給你了。 另外一個重點,不管怎樣一定要睡眠充足,睡飽解離狀態會減少,這是最簡單的一個復原步驟XDD只是不是一兩天就有成效,要花一段時間,但如果你願意我希望你能試試看。 無論我有沒有幫到你,我希望你好好的,我們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