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4 月 30 日 11:25 AM

看過身心科後,反而開始懷疑自己其實「還好」。

諮商師說我有輕度憂鬱的症狀,本該是讓我釋然的消息,聽起來卻格外刺耳。 我開始懷疑,我以為的病識感,該不會只是自憐?自己在諮商過程中是不是渾身散發著「不准否定我」的暗示,對諮商師施壓? 藥物讓我每天頭暈嗜睡,生活似乎比以前更難熬了,懷疑的種子被各種大大小小的挫折感灌溉壯大,明明當初就是希望得到安慰才去就醫的,結果真的開始吃藥,我反而害怕自己只是去浪費醫療資源。 感覺自己除了生活失去規律、容易暴飲暴食、洗澡需要刻意自我鞭策以外,沒有嚴重到有生命危險,我該繼續回診嗎?

3422
鄭芷昀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鄭芷昀2022 年 05 月 03 日 07:09 AM

從你的敘述中,感受得到你面臨了好幾層的壓力與矛盾,除了生活失去規律等狀況,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有憂鬱的「資格」?諮商師的宣告對你來說,像是傳達了「其實你沒有那麼嚴重」的一種否定感,讓你害怕他如何看待你,同時,而這個資格感,是否也可能反映了你對自己的懷疑,我想這是很難受的。 痛苦的感受其實不需要被比較,無論從外界接受到什麼樣的標記,那些感受與境遇都是真實存在的。你能意識到自己的狀況而選擇就醫,那也是你嘗試幫忙自己的方式,並不是只有符合某些標準才能「允許」就醫。 至於藥物的副作用,的確經常需要經過一段適應期,但如果經兩週適應期副作用尚未改善,影響生活功能,也許可嘗試回診時與醫師討論,看看是否有調整劑量或換藥的需要。 希望對你有幫助~

原作者2022 年 05 月 03 日 07:52 PM

🙏🏼 感謝您抽空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