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3 月 03 日 02:29 PM

移情結束了,好順暢

前天去銀行辦了3個小時的事情,變得超級沒有耐心,打電話給倉庫房東要租金收據,他說沒有,沒有就沒有,算了。 昨天他來找我收租金,叫我公司統編給他,說想辦法給我收據,並且以後不租給我,說我態度不好!嚇死人,我口氣不好不是第一次。 事情從一年半前說起,我和他租約時候,他怪怪的,問的太多,不知道要不要回答,我開車找他付訂金,我居然快把頭伸進掉駕駛座這邊的車窗門,我錢是可以伸手出去的,他還甜舌頭。好嚇人!😭 我不小心把房東的感覺移請到諮商師身上,和諮商師相視一眼本來感覺有點少年的感覺,後來他以一副像老頭子一樣的感覺和我約下次諮詢時間,那種感覺很深刻,我嚇到了,我用大聲的聲音和他確認下次時間時讓櫃檯所有人都要聽到。因為第一次接觸諮商,想起來香港有一部走火入魔的電影,這種感覺就像和房東說話一樣,很大聲說才安全。後來再見面,我莫名其妙的白了他一眼,我自己都嚇到了,後來諮商師發現我對聲音比較可以產生信任感,他用很奇妙的聲音回應了我,我又移請了,莫名其妙腦袋裏都是他,我越否認越強烈,直到3.4個月的痛苦時間。 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很瘋狂,想起來那種感覺很痛苦,相當的不正常。 我是一個相當不隨便的女人。 這種感覺,不小心回到諮商所,發洩在另外一個諮商師的身上,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那樣,潛意識裏讓我這樣發洩出來吧!不過,諮商過程我也是故意透露出自己為什麼這樣的原因。他最後一次晤談給我看他側臉的白頭髮,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些事情本來就想讓他知道而已。 記得和線上的諮商聊過,我小時候有一個畫面,就是不喜歡某一個啞巴阿伯,他總是對這一群小孩做一下奇怪的動作,我們小孩子看到他就趕緊跑,每次看到他後,心裡面覺得非常不開心,覺得髒髒的。 我自己分析了一下,好像事情原因搞清楚了。 但是還很怕怪怪的老頭子👴! 如果諮商師以高緯度思考方式去找原因,正向引導,結果一定更讓我佩服,而不是好像偵探一樣來個以牙還牙!征服田馥甄也OK嗎?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