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1 年 07 月 05 日 12:41 PM

誤會是男友

不知道是討論歷任男朋友們的主題太久了,還是怎樣 那次,我看到心理師的穿著打扮跟髮型 讓我突然想起前男友,還有心理師那天的說話方式,也一直勾起以前很不喜歡的回憶 當下覺得他們長得很像,知道是不一樣的人 其實不會討厭,也不會喜歡 但是談話結束之後 冷靜了一下又覺得其實不是 心裡多了一些恐懼不知道要不要把這份感受跟心理師說呢? 那天的談話到最後我也覺得自己把他當成男朋友那樣言聽計從了 我其實也一直覺得不對勁 ,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不知道下次談話是否要把這份感受跟他說呢?

3336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1 年 07 月 08 日 12:40 PM

你好 想想同樣的狀況發生在諮商室之外,同樣有個人讓你對他產生了類似的感覺,也引起你類似的反應。漸漸的,和過去類似的情節可能在你和對方都不沒有清楚覺察下再發生,沒有人有機會喊停。 而現在這樣的感覺出現在與諮商關係中,與你工作的心理師正式是能幫助你學習克服這種移情或是投射的工作夥伴。你能與心理師處理這個感覺,未來你在你的生活更有能力區分和處理這樣的感覺。 你的文章寫的足夠讓心理師知道你的感覺,就把內容說出來,才有機會吹散這個模糊感覺。最重要的是,提醒你自己是付費去幫助自己,別把諮商中的東西留在心理自己處理。 祝福你

原發問者2021 年 07 月 08 日 01:25 PM

我相信他應該也知道這件事 所以最後才會跟我說 不要害怕這種感覺

原發問者2021 年 07 月 08 日 01:30 PM

我現在也試著把這種感覺寫下來,期待再諮商的時候與他討論這份感覺,我也慶幸我的心理師不是老阿北,不然把阿北當男朋友其實蠻好笑的,哈哈哈哈哈哈

原發問者2021 年 07 月 08 日 03:39 PM

我想問醫師 當時心理師的穿著打扮只是巧合還是故意的呢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1 年 07 月 10 日 06:10 AM

你好,澄清我是心理學師,非醫師。 你所補充的資訊,讓我不確定你們真的有處理這個議題,包括是你描述:「他應該知道」、和你會猜測心理師的外在改變的意圖。當你很在意心理師的改變是不是因為你、心理師對你有沒有諮商關係之外的情感。我想這已經改變你尋求諮商的初衷。 我想提供一個建議,如果你與你的合作的專家無法好好處理這件事,讓你重新回到你的議題。或許可以考慮更換一個完全不同性別或是不同年齡的心理師,克服原本那些背景條件下處理原先的議題或是處理這份對心理師的感受。提供你參考。

原發問者2021 年 07 月 11 日 10:26 AM

我相信他會內化成我心裡的一部分,他是我的一面鏡子,當我走出這扇門之後,我會比之前更加強壯,不更有勇氣面對之前無法面對的事 這是我這個星期沉澱之後的想法, 每次談完心裡總是有許多的想法 心裡想的也是他拋出來當下我沒有回答的問題